Volvo Trucks

臺灣

想知道您的下一輛卡車是否可能由生質柴油提供動力? 以下是您應該知道的

| 5 分鐘
如果您覺得似乎越來越少的人在談論生質柴油,沒有錯。 有明顯的政治和技術趨勢表明,生質柴油作為柴油主要替代品的潛力可能有限。 以下是生質柴油的前途黯淡以及可能被取而代之的原因。

生質燃料是透過化學反應和熱量分解澱粉、糖和其他分子等原料所製作生產的燃料。 生質燃料一詞包括第一代和第二代的生質柴油,它們的區別在於生產流程和所需原料的類型。 第一代生質柴油透過酯化的過程使用可食用作物 (如油菜籽、棕櫚油和其他植物油) 來製作生產。  
 

第二代生質柴油也稱為氫化植物油 (HVO),是通過氫化過程生產製作,即用氫催化處理。 HVO 在原料方面更加靈活,因為它可以由動物脂肪和食用油等低品質廢棄物或藻類、稻草甚至蘑菇等非食用來源來製作生產。

 

生質柴油的優缺點

以生質柴油作為燃料有許多優點。 原材料很便宜,將原料轉化為能源的生產過程相對容易,而且生質柴油在燃燒時排放的二氧化碳明顯著減少許多。 它可以與現有的基礎設施和引擎技術一起使用,只需極少的修改,甚至可以與柴油混合使用。
 

然而,出於多種原因,生質柴油成為卡車主要替代燃料的可能性似乎越來越小。 首先是效率;生質柴油的動力輸出較低 (比傳統柴油低約 10%),這意味著需要更多的燃料。 另一項事實是生質柴油可能不適合冬季的氣候條件,因為燃料凝固溫度比柴油高出許多。 使用生質柴油還可能導致操作問題,如堵塞和噴油嘴堵塞。
 

然而,除了效率和技術之外,生質柴油的廣泛採用還帶來關於永續性的更大問題。 第一代生質燃料的批判者認為,原料的生產會導致森林砍伐。
 

還有第一代生質柴油與糧食生產的潛在衝突:隨著越來越多的農業用地被指定用於燃料原料生產,這可能對糧食價格產生影響。 像這樣的擔憂對生質柴油的綠色認證產生了重大影響,促使歐盟委員會作出決定,以作物為基礎的生質燃料沒有資格計入歐盟各國政府的可再生運輸目標。

 

氫化柴油 (HVO): 是具有價值的競爭者嗎?

鑑於這些挑戰,生質柴油的支持者已將他們的重點轉移到耗用水量和占用土地較低的替代品,例如由有機廢棄物製成的 HVO。 許多石油生產商 (尤其是歐洲的石油生產商) 看到 HVO 作為燃料時的高品質以及使用 HVO 能解決煉油廠產能過剩和盈利問題的潛力,因此增加了對這個領域的投資。 HVO 市場中最近宣布了至少三項新的歐洲 HVO 投資,這將有助於在未來 3 年內增長近 88.5%。 亞洲和中東對 HVO 的興趣也日益提升。
 

那麼 HVO 可能是終結生質柴油的答案嗎? 是也不是。HVO 確實有很多優點,但在世界大部分地區它仍然是一種生產成本高昂的燃料,並且缺乏足夠的原料。 儘管投資不斷增加,但 HVO 的大規模生產仍是一項挑戰,這表示儘管它肯定會改變當今生質柴油產業的面貌,但不太可能在短期內主導替代燃料市場。 整體來看,最好的結論是:第一代和第二代生質柴油的最可行用途將會是與現今的石化燃料混合使用。
 

 

補充其他替代燃料

雖然生質柴油可能不是無碳未來的直接答案,但它肯定可以補充其他替代燃料,例如液化天然氣和電動汽車。 我準備了一份指南,概述了當今討論最廣泛的一些柴油替代品的優缺點。

Lars Mårtensson

Environment and Innovation Director at Volvo Trucks.

相關文章